• 疏解非首都功能
  • 疏解非首都功能 北京大红门“瘦体健身”未来可期

    时间:2015-10-11 | 来源:人民网 | 编辑:网站编辑 | 点击:

    人民网北京10月13日电 (赵青)北京的服装集散,两地最为出名,一个是北边的“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一个是南边的“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

    “大红门”坐落在北京城市中轴线的南端,这个历经20多年形成的北方最大服装集散地,活跃着45家大大小小的市场,共25000个商户。它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悄然兴盛,如今完成了历史使命,又需默默散场。

    大红门地区是北京外来人口聚集的地方,30万的流动人口给这一地区的治安、社会的管理带来压力。每天早晨从8点开始,大红门地区的道路就开始拥堵,如果遇到周六周日,市民如果开车去大红门,几乎是“寸步难行”。大红门地区的卫生、治安问题,更是时时困扰着该地区的居民。

    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贯彻实施,使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中之重,“疏解”成了北京市面临的严峻考验和重要任务。作为疏解重点的大红门地区, 30万人何去何从,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目前,大红门已经关停了7家市场,疏解了几千商户。在很多人的理解里,“疏解”似乎就是“撤离”“清退”的同义词,其实不然。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疏解低端产业,更是产业升级。现在,大红门的疏解根据各个市场不同的情况,初步形成了三种模式:优质市场就地升级、部分市场转变土地经营方式、规划不合理市场彻底改造。这三种疏解方式齐头并进,一个“瘦体健身”后的大红门指日可期。

    大红门服装城。

    10个市场留下来

    转变经营模式 大红门要当“孵化器”

    从地铁十号线大红门站的西北口向北走大概500米,有一个叫做“新世纪服装大厦”的市场。作为大红门众多市场中的一个,新世纪服装大厦似乎有点与众不同。

    进入市场,一排排干净整洁的商铺随即映入眼帘。不同于很多小商贩聚集的服装市场,新世纪服装大厦的购物环境十分怡人:每一个商铺的灯光都非常充足、明亮;市场内空调温度适中,空气清新;地面、厕所和上下楼的电梯也明显每天有专人负责整理。如果不是发现周围商铺经营的服装品牌的知名度相对较低,真的会令顾客认为自己正置身于西单、王府井、国贸等地的大型商场。

    仔细查看货品,记者又发现了门道:虽说店铺都主营批发,但是货品却不是大家固有印象里“穿一水”的破烂货。一位主营牛仔衣物的店主李先生热情地拉着顾客看自己店里的货品:“行家看货看线头,你看我们的衣服,哪儿有线头?边做得多讲究!我就敢保证,ZARA那些大品牌,还不如我们的质量好!”

    正因如此,面对疏解,新世纪服装大厦和它旁边的京温服装市场成为了大红门45个市场中可能会留下的那一批。

    大红门非首都功能疏解办公室主任卢大文介绍,大红门地区未来将留下10家左右的市场,就地升级,将以批发经营为主的商户转型到以零售为主,或者变成品牌体验店,更好地服务市民。虽然这些要留下的市场的名录还没有最终具体确定,但据卢主任透露:留下的,一定是那些用地符合规划,建筑合法,现有业态良好的市场。新世纪服装大厦无疑符合这些条件。

    新世纪服装商城管理公司的党委书记薄成武介绍说:“从去年我们接到上级指示,要疏解低端产业,我们就开始了商铺的升级工作——将商铺的经营内容从’批发’为主的低端产业转变为’零售’为主的高端产业,争取可以留下来。现在在商城经营的商铺,都是国内自主品牌和自主设计师,我们要成为国产服装品牌的‘孵化器’。”薄成武还说,今后的新世纪服装商城将会聚集更多的服装设计师,成为“设计中心”。

     

    大红门众人众轻纺市场。人民网 赵青 摄

    商铺走了市场留用

    转变经营产业 大红门也得“养老”

    不同于新世纪服装商城的“原地升级”,同样位于大红门的北京众人众轻纺市场面对“疏解”的应对方式似乎是“半疏解”——商铺走了,市场经营者留下。

    根据“国企带头,农村跟上”的疏解政策,众人众轻纺市场正是带头的那一批。而所谓“国企带头,农村跟上”,就是根据大红门地区市场所占用土地的所有方不同进行分配疏解:占用国有企业土地的市场,2016年底前要全部疏解;占用农村集体土地的市场,随后跟上,2018年前疏解完毕,要实现“无缝对接”。

    见到北京众人众轻纺市场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李安时,他正漫步在熙熙攘攘的市场里,高兴地同每一个商户打着招呼。李安不无自豪地说,在他的这个轻纺市场,市面上有的布都可以买到,市面上没有的布也可以买到。在市场里经营的商户大多数来自温州,他们当中的有一些人,已经在大红门生活工作了20年,可以说见证了大红门的发展。

    如今,轻纺市场要从大红门迁走了,对于“疏解”李安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认为大红门的“疏解”,最难的点其实不在于商铺疏解,也不是市场经营者转型,而在于土地所有者保障的生活。

    以众人众轻纺市场为例,市场的土地所有方是原北京环球橡胶厂(即北京橡胶四厂)。而北京环球橡胶厂早在1996年就因为重污染关停了,在那以后,众人众轻纺市场租用橡胶厂土地,所付的租金就是工厂的全部收入,而工厂的工人则一直依靠这笔租金生活。现在,国资委已经介入了大红门的疏解,禁止国有企业再将土地出租用于低端产业的经营。如果众人众市场完全迁走,那么首先出现生活问题的就是北京环球橡胶厂的员工们。说到这里,李安打了一个不太贴切的比喻:媳妇走了,婆婆老了怎么办?总是还要人伺候的。基于这样的考虑,李安决定,在市场里的商铺迁走后,他不走。他要在原有的市场的地基上建设立体停车楼,继续经营,在大红门这片土地上创造产值,用缴纳的租金继续维持北京环球橡胶厂离退休员工的生活。

    现在,李安修建立体停车楼的计划已经上报了丰台区政府,但是由于疏解后大红门地区的建设需要进行统一规划,计划还没有批复。李安指着办公室里四五个“优秀共产党员”的奖牌说,“私营企业要盈利,但也要有私营企业的社会责任,为了国家,我们执行疏解任务,更要给国家少添麻烦”。

    方仕鞋城拆掉标牌。大红门街道宣传部供

    重新规划建新城

    低端市场全疏解 转战网络仍盈利

    离李安经营的众人众轻纺市场不到两公里的地方,并列着两座鞋城——1.7万平米的鑫海鞋城和5万平米的方仕国际鞋城。作为大红门“商圈”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两座鞋城是整个大红门地区疏解的先锋队。

    2015年8月31日,这两座鞋城土地使用的租期到期。由于两座鞋城原本的规划就不合理,同时又是一层加盖二层的违章建筑,主要经营“批发”等低端业态,鑫海、方仕两鞋城全部关停——市场经营者和商户全部撤离大红门。

    2015年9月15日上午10点,两家鞋城同时举行了关张停业仪式,3米多高的鞋城标识拆除。现在,这两座鞋城已经冷冷清清,与往日的热闹形成鲜明对比。

    鑫海鞋城关停时门口的标语。人民网 赵青 摄

    鑫海鞋城关停时门口的标语。人民网 赵青 摄

    在鑫海鞋城的门口,两个红底黄字的大牌子显得格外醒目,它们一个上面写着:非首都功能疏解市场政府齐发力,感谢大红门商户支持非首都功能疏解;另一个上面写着:支持非首都功能疏解,鑫海鞋城今起关停。这两个牌子,都是鑫海鞋城的总经理杨仓海在收到疏解通知后主动制作悬挂的。

    杨仓海说,他们市场从2001年开始就在大红门地区经营,目前有300多商户,市场坚决支持非首都功能疏解,对于未来的发展,他们正在积极寻找新的发展区域,预计会在河北重新发展。

    在市场里面,还有一些没有来得及撤走的商户,他们正在忙碌地收拾最后的一点货品,准备离开。谈起疏解,他们坦言,一开始心里的确有些不舒服。

    “业务刚刚稳定三四年,市场就面临关停,我的经营活动和个人生活都在北京,也在北京安了家,孩子也在北京,这一被疏解,头都大了!”方仕鞋城的商户唐先明说。但他也表示商户是依托着市场发展的,市场响应中央号召进行疏解,作为商户也支持疏解。对于未来的发展,他也早已未雨绸缪:“从前年开始我就做起了电商,现在6成的批发量已经是通过电商来达成的。”

    其实在大红门,像这两座鞋城这样的市场非常多。它们有的是违章建筑,不符合用地规划,有的主要经营低端产业……而这样的市场,在大红门的疏解中是一定要拆除的。据大红门疏解办公室的卢主任介绍,在未来的大红门地区,规划绿地要还原,建筑用地要转变经营方式,建设成为一个为市民服务的地区。

    疏解非首都功能不能等

    “瘦体健身”大红门未来可期

    2015年初,北京市市长王安顺表示,大红门地区每天30万流动人口,“不疏解不行了,这个不能等”,并指出,疏解工作要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格局。

    今年4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指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核心是有序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大红门服装及相关产业批发市场已被列其中。

    今年8月24日,《北京市新增产业禁止和限制目录(2015年版)》正式发布,明确规定对区域性批发市场、物流基地进行禁限。

    疏解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牵涉到社会多个阶层的生存和发展,需要多个政府部门的协同与合作。手心手背都是肉,大红门的疏解问题,说牵一发而动全身并不为过。所幸,如今的大红门已经慢慢疏解出了自己的步调,不搞一刀切,没有复杂问题简单处理。三类市场分三类解决,有人走了,有人留下;低端产业走了,市民的利益留下了。

    其实,不仅是大红门地区,多年来“大而全”的发展模式,已经使北京患上了严重的“大城市病”。当生态环境、资源容量、治理方式的“短板”日益凸显时,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已刻不容缓。只有明确定位,做好“减法”,腾出空间,舍掉不符合首都功能的产业,北京才能“瘦体健身”。

    在被作为“低端产业”要求被疏解的开始,大红门的商户有过怨言,有过不解,有过无奈,但现在,他们更多的是理解、支持和希望。没有了大红门,还有白沟;没有了大红门市场,会有一个崭新的规划合理的大红门地区。

    现在,由45个经营低端业态的市场组成的大红门即将消失;未来,一个整洁、有序、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大红门可望呈现在市民眼前。到时,大红门将不再只是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私营经济发展的标杆,更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个地标。

    20年的大红门,从兴盛到转型,把握了时代脉搏,更承担了社会责任。

    分享:分享到百度i贴吧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如触犯规则,中国商会经济网将举报并追究责任!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