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疏解非首都功能
  • 深圳行业协会十年改革路

    时间:2013-01-28 | 来源:深圳商报 | 编辑:网站编辑 | 点击:

    “我想给政府和媒体提个意见,对于商会协会等社会组织,无论作报告还是写报道,慎用‘桥梁纽带’之类的字眼。”正在举行的广东省“两会”期间,来自深圳的省政协委员王理宗“第一炮”就是希望社会认可社会组织成为一支新兴力量,认为他们的能力不限于纽带桥梁,而是“实践者,是推动者,还是引领者”。

    观点正确与否可以商榷,但这个呼声却反映出在广东这个经济大省,行业协会、商会等已经成为一支重要社会力量。就如朱小丹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所提,“改革是广东的根、广东的魂”,深圳在全国最早以行业协会为突破口推动社会组织登记管理体制改革,从2004年起我市全面推进行业协会民间化改革以来,近10年时间的碰撞与沉淀,最终成果将凝聚和体现在承前启后的一部“基本法”——《深圳经济特区行业协会条例》的出台。

    “三个阶段”顺应改革大潮

    行业协会的改革是广东改革大潮中的一朵美丽浪花,而其起伏波动却与时代的节奏紧密相连。追根溯源,深圳行业协会的改革探索起步阶段是从1986年~1994年,这时没有成立与国家、省相对应的行业管理局,而是依托大型国有企业,组建了首批工业行业协会,并赋予其行业管理的职能。

    从1995年~2003年是其成长和转型阶段,这时数量迅速增加,官办协会与企业自发设立的民办协会并存;在工商领域涌现了一批优秀协会,例如深圳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市家具行业协会和市服装行业协会等。

    而真正的全面发展阶段从2004年发轫,当时深圳全面推进行业协会民间化改革,行业协会实现了由政府组建向民间自主发起设立的转变。10年的发展,到2012年底,深圳市的行业协会达到380多家,占全市社会组织总数的6.7%。涵盖了我市高新技术、金融、物流、文化四大支柱产业、优势传统产业、商贸旅游业、建筑和房地产业、市场中介服务业、环保产业及互联网、新能源、生物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各主要领域,成为我市社会组织中力量最强、最具活力和创造力的部分。其中有6家行业协会被国家民政部授予全国先进社会组织荣誉称号,13家行业协会被评为市级5A级社会组织。

    “四个设计”扫清发展障碍

    改革不仅仅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它更需要一定的前瞻性,才能达到“变则通,通则久”的效果。深圳行业协会的改革能有今天的阶段性成果,与它的路径设计密不可分。

    首先是良好的政策体系的构建。顶层规划是行业协会健康有序发展的关键,这更是考验执政者的智慧,深圳社会组织改革在全国一马当先,也让作为其中最重要构成部分的行业协会受益匪浅。2009年的“部市协议”、 2011年市委把“不断推进社会组织改革,完善社会建设体制机制”列为当年改革计划重点改革第一项,并在2012年9月出台了《市委市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社会组织改革发展的意见》等等。甚至深圳改革新热点——前海也在积极探索国际社会组织发展环境。

    其次是为发展松绑。通过创新登记管理体制,推进行业协会“去行政化”、“去垄断化”。 2004年起,强力推动行业协会民间化改革。各行业协会在人、财、物与原业务主管单位脱钩,当年共有75个机关事业单位的201名公职人员辞去在行业协会兼任的领导职务。同时,将原行业协会服务署并入市民政局组建市民间组织管理局,实行行业协会由民政部门直接登记的管理体制,在全国最早、最彻底地实现了行业协会的民间化改革。2010年1月,市民管局申报的“社会组织登记管理体制改革”荣获第五届“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

    而“去垄断化”,推行“一业多会”则是新方向。例如,在深圳的传统优势产业电子行业,就成立了电子行业协会、软件协会、电子装备产业协会、云计算产业协会等15家专业性强、适度细分行业协会。引入竞争机制,激发行业协会通过提升服务质量,吸引会员,也为政府购买服务提供更大的选择空间。

    第三是加大培育力度。包括行业协会在内的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转移事项,行业协会成为转移政府职能主要承接者。

    第四是保障廉洁生命线。通过完善行业协会内部治理,以及行业协会综合评估等举措保障其基本健康外,探索建立行业廉洁风险防控机制。选取建筑、家具、物流、不动产估价、律师、注册会计师等24个重点领域的行业协会,建立廉洁建设委员会,推动行业诚信体系的建设。

    “五个成果”继续探索创新

    改革的评判标准就是实践成果。通过近10年的改革,深圳行业协会的发展又有哪些成果作为回报?首先在推动产业升级转型方面功不可没,成为推动传统优势产业升级换代的“助推器”。例如,深圳市家具、钟表、服装、黄金珠宝等九个传统行业技术和公共服务平台,均是委托行业协会建设,起到良好的聚集效应,不少展会甚至成为全国乃至亚洲市场的风向标。

    行业协会成为公共服务的提供者。据不完全统计,行业协会接受政府职能转移和购买服务共计7000多万元,52.4%的行业协会承担了行业调研和统计职能;39%承担了行业培训、考核职能;35%承担资质认定、行业准入与行业展览。

    努力构建行业自律体系。行业协会通过制定行规行约,加强行业自律,倡导诚信从业、廉洁从业的行业道德准则,打造行业管理的重要平台。就在白酒“塑化剂”不断被热炒时,深圳市酒类行业协会配合相关部门突击巡查酒类门店,为行业自律作了有益的探索,进一步促进酒类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行业协会成为社会管理重要力量。在处理社会纠纷、参与社会建设方面起到了“一呼百应”的作用。例如深圳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创新商事纠纷解决机制,建立商事调解委员会,将调解结果与仲裁对接,降低了企业诉讼成本,提高了效率,广受企业欢迎。

    成为参政议政重要力量。社会组织专职工作人员中,有党代表4位,人大代表5位,政协委员10位,社会组织兼职人员的代表委员人数达221名,占人大、政协代表总数的24%。其中,行业协会专职工作人员有人大代表4位,政协委员6位。

    分享:分享到百度i贴吧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如触犯规则,中国商会经济网将举报并追究责任!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